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淫妻交换 > 【迷信的邵琪】(15)【作者:derksen】

【迷信的邵琪】(15)【作者:derksen】

收藏本站方法 永久收藏本站 215sa.com
字数:3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迷信的邵琪(十五)圣夜

  跟邵琪的朋友大伟买房子的事情,因为离邵琪的预产期实在太近,我本来希望等邵琪产后再说,但邵琪说大伟可能一年都不一定会回国一次,我爸妈便认为要等大伟下次回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,就要我赶快去跟大伟谈定,签好买卖契约书后去送件贷款,以便赶在大伟下个月要回澳洲之前办好所有的手续。这样时间实在太赶,而且邵琪临盆的时间越来越近,我实在没有那个心情,但在双方家长赶鸭子上架之下,总算是赶在邵琪的预产期前几天签好买卖契约书,等银行那边贷款核可后,就可以去办理产权移转的登记。

  契约书签完后,大伟拍拍我的肩膀,恭喜我现在距离五子登科-车子、妻子、孩子、房子、金子已经很近了,以后如果有很好的投资机会他会跟我一起分享。我敷衍地点点头说谢谢,实际上想着的是接下来好几年的日子,肩膀上扛着的贷款是越来越沉重,等邵琪生完,还要准备婚礼的相关费用,若不是能跟我爸支应一下,恐怕到时候婚宴场地、礼服的费用都得去跟银行借钱了。大伟的管家把相关的文书都收好后,大伟便挥挥手要他们离开,留下我们两人,这时大伟便开口问我要不要看看他的收藏?一听到「他的收藏」,就想起那幅邵琪的画。

  这幅还放在这栋别墅客厅的画,在刚刚大伟的管家、我们双方找来的代书还在场时,让我因此感到尴尬-邵琪并不在场,也许他们并不知道画中三点全露的女人是我的太太,但一想到自己太太作为裸体模特儿的画放在别的男人的家中,被人看到她赤裸裸的模样,就感到浑身不自在。一想到大伟的蒐藏中,可能还有其他关於邵琪的作品,我就冷汗直流。但还是压抑不住好奇心-就算有,我也已经作好接受邵琪过去人生的准备,这是加入这个教团近一年来最大的改变-人跟人之间重要的是当下怎么去决定未来,而不是一直挂念着过去。

  「好的,务必让我看看您的收藏。」我一字一句冷静地说出我的回应,大伟听到后开心地招呼着我跟他过去,打开一楼楼梯后的门,我便尾随着他走进地下室。

  「这边的收藏都是之前你们教团的人之前要办展览跟我借的,我特地从澳洲那边运回来,后来嫌运回去麻烦,就一直放着。」大伟到一旁打开了灯,似乎是为了保护作品不被光线的热度伤害,灯光稍嫌昏暗,但昏暗的光线正衬托着这些作品所需要的,沉静的氛围。

  其中一幅画作,画中的女人低着头看不清楚脸孔,有一个男人躺在她的大腿上,让女人左手托着他的后脑,右手则轻放在男人的肚子上,画中的男人失去了双手跟双眼;另外一幅画是一个不良於行的男人坐在轮椅上,女人跪在男人的面前,上半身低着头趴在男人的双腿上作出祈祷的手势;好几幅画都是一样的主题,残疾的、躺卧在床上的男人,以及垂怜着他们的女人,女人都没有正面描绘脸部细节。

  一旁角落还放着一座半个人高的铜像,一个女人端坐在椅子上,双手抱着婴儿,袒露双乳哺喂着。但似乎是制作上的疏失,这婴儿比例上实在有点过大。我低着头要看清楚女人的脸,但女人的脸似乎在作好之后,被刻意削去,只留下金属器具切削后的痕迹;而她怀中的巨婴表情十分生动,一边用双手捧着女人的左胸乳房,一边皱着脸吸吮乳头。雕像底下的台座上刻着「圣母」,当我要看清楚用草书写着的作者签名时,我的行动电话想了起来,是从家里打来的。

  「……快回来……要……了,载……去……」讯号断断续续,我赶紧沿着阶梯上楼离开地下室。

  「老妈,怎么了?」

  「邵琪羊水破了,你快点回来!赶快回来开车载她去医院!」我一听到老妈说的话,马上跟大伟说邵琪要生了向他告别,便冲出门开车离开。一路上想着我要当爸爸了!虽然距离预产期还有近一个礼拜,可以说是早了一点,但毕竟还是足月出生,希望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子。

  当我开车回到家的时候,邵琪的身旁还围着几个人,邵琪的弟弟邵君则不畏天气已经转凉,只穿着一件短裤在旁手舞足蹈地高喊着自己要当哥哥了(不论纠正他多少次,他都老是搞错)。邵琪的旁边坐着我妈、邵琪的妈妈以及几个附近的邻居太太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阵痛已经开始,邵琪脸色发白,连嘴唇都变成淡紫色的,我紧张地拍了拍邵琪的肩膀问她是不是不舒服,她没有回应,只是摇了摇头。

  「快点送邵琪去医院,我刚刚已经先打电话过去了,」老妈看着手足无措站在原地一脸慌乱的我,便下起命令指挥起来。「快点过来,来一起扶邵琪上车。」将邵琪抱上我的车后座后,老妈跟邵琪的妈妈跟着坐上车,指挥着我开到附近的一间私人经营的大医院。

  邵琪进了产房后我便在外面椅子坐下等着,过了一个多小时,邵琪他爸也载着邵君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,产房外面的休息区坐满了人,但产房里面却一点消息也没有。又过了一会儿,医生终於走出了产房。

  「你们是邵琪的家人吗?」医生问道,我点了点头,医生便继续说下去。「她现在有宫缩不良的情况,如果持续下去可能需要剖腹,但是她本人不愿意剖腹,所以等下可能要由家人来说服她签手术同意书。」

  「不行,不可以剖腹。」我还没回应,邵琪的妈妈突然插话。「一定会顺利生产的,请医生再试试看吧。」我看着邵琪的妈坚定的表情,想起自己还不算是邵琪的丈夫,只好闭嘴。

  「好,你们再想想吧。」医生被邵琪的妈妈莫名其妙的回应顶撞,一脸不悦地走回产房。我看了看邵琪的爸爸跟我妈,两个人似乎也都没有意见,只能说老一辈对剖腹产真的没什么好感。

  幸运的是,过了一阵子终於顺利生产了,是个三千克重的健康男婴!邵琪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抱着我们刚出生的孩子,我高兴地喜极而泣。在一年前我还是个赖在家里的王老五,现在已经是孩子的爹了,跟邵琪这个认识十几年的邻家姐姐的缘份对我来说,简直是改变人生的奇蹟。

  「谢谢,辛苦你了。」我跪在邵琪的病床旁,紧紧地握着她的左手,她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摇了摇头,小小声地说着「不辛苦」。医生说明,因为刚刚子宫收缩不良,产程拖得太长,邵琪出血过多后现在身体非常虚弱、血压相当低,需要观察到明天早上,直到状况稳定。我打电话跟公司主管报备请假后,就先回家去洗澡,好让长辈们晚上可以回家休息,由我来照顾邵琪通宵。

  回到家后进了浴室要洗澡,脱下衣服后要放进洗衣篮,发现邵琪的弟弟又拿邵琪的内衣裤手淫,留下了好大一泡精液在上面,已经被邵琪怀孕后穿的棉质大内裤吸收掉,形成一大块腥味强烈的湿透污迹。考虑到邵君的情况,一直都没有跟他计较,他以前也会拿她的丝袜来手淫,邵琪都是默默地自己手洗干净后就算了。只是奇怪的是,这次的污迹似乎有点大片,简直像是邵君拿着邵琪的内裤射了两三次之多一样。作为一个男人,可以理解智商不满七岁的邵君不知道怎样正常发泄得可怜之处,只要不要让邵琪像她妈妈一样得帮邵琪弄出来,都在我得接受范围之内,所以我就默默地代替邵琪,把她的内裤用手洗干净后,洗完澡换好衣服后,开车回到医院。

  我搭着电梯来到邵琪病房的楼层后,一打开电梯门就被眼前的景色吓到。大约有接近一百个教友,穿着聚会时的服装聚集在邵琪病房前的走道上,每个人安静地站着,似乎排队要进去病房。医院的护士不知道为什么,并没有拦住这些访客,而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。我挤着排队人群中的缝隙要过去,却被医院的保安挡住,要我不要插队。

  「我是她丈夫!」我急得拉高音量大吼一声,反而被两个保安架到一旁。幸好在最后面排队的教友认出了我,要前面的教友帮帮忙让开路,才从病房前的走到前清出一个空间可以让我过去。

  「这么晚了,你们为什么聚在这里呢?」我问眼前这个男人,我认出他是跟我们在同一个聚会所的教友。

  「来见圣子啊,今天下午三个老师收到上师的教诲,邵琪因为牺牲奉献自己所受到的福报,终於生下了健康的男婴,这个男孩就是我们教友的圣子,必须视同己出,住在附近的大家知道后都第一时间赶过来看看他。」

  我听了有点难以置信,邵琪可以生下这名健康的男婴,是因为我的付出与照顾,好吗?但我没有多说几句,便从人群中的缝隙挤了过去,好不容易挤进了病房。病房内除了我妈、邵琪的爸妈跟邵君外,意外的是我爸也在,而且通通都穿着教友在穿的袍子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连我爸妈都入了教;除了我们的爸妈之外,房间内还有三个人,其中一个正是邵琪的直属老师,穿着同样类似袈裟的藏青色衣服,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今天穿的这件材质似乎有点薄,她胸前隐隐约约透出两点激突;另外两位中年女性也是穿着一样的衣服,我猜想应该就是其他聚会所的老师。

  邵琪挺着身子坐在床上,并没有穿着给病患穿的衣服,而是一件黑色的薄纱连身裙!正是一年前我刚回老家时,偷偷跟着她们到聚会所时,看见邵琪母女穿的衣服。这件薄的透光的连身裙完全遮不住邵琪的身材曲线,在医院惨白的灯光下邵琪胸前的两点又大又黑的乳晕看得一清二楚,走廊外的教友们一个个排队进入,走向到邵琪的病床边,让她紧紧地拥抱着,大概抱着二十几秒后,才满足地鞠躬,倒退着出了病房。邵琪似乎没有看到我进了房间,继续着让一个又一个教友与她拥抱、鞠躬,而她的脸上挂着一个幸福满溢的笑容,跟大伟家里放着的那幅画中邵琪的表情一模一样。
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上一篇:【人妻偷情的秘密】【作者:随便想的】

下一篇:【我们轮用同事的大奶淫妻】(14)【作者:xfire2】

站点申明:本站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