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闪回

闪回

收藏本站方法 永久收藏本站 215sa.com

「本庭宣判:被告人冷雪,於XX年XX月XX日故意杀人,情节极其严重,

影响极其恶劣经审查,罪名成立。依法判处注射死刑,立即执行!」



? ???法官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法庭里回响,法警按住我,一个身穿白衣的人过来,

在我的胳膊上注射了一管药物。



? ???我杀了人?杀了谁?我什麽都记不起来!



? ???一阵晕眩袭来,一切都结束了……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
? ???「爸爸,爸爸?」



? ???疲惫的感觉在我身上弥散,我撑开眼皮,映入眼帘的是包在紫色低胸礼服中

的丰满的胸部,眼皮再一抬,一张精致的面孔出现在我的对面。我们之间是一张

桌子,桌子上摆着一套看上去非常高级的茶具。



? ???「这是今年最好的白茶,」对面的美女端起了茶杯,「这是我至今为止感觉

最好的一次,爸爸,您尝尝。」



? ???我的手自动伸出去接过了茶杯。



? ???在身侧的窗外,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,让我的心情变得好了起来,也许刚才

的审判只是一场噩梦吧。玻璃窗上映出了一张陌生男人的脸,松弛的皮肤,须发

皆白,这是一个老头,不是我!



? ???怎麽搞的,难道我还在做梦?



? ???这时,房门在「咣」的一声巨响中轰然倒地,一个蒙面男子闯进了房间,而

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大得吓人的手枪。



? ???「吴仁兴,去死吧!」



? ???在女人的尖叫声中,一阵枪响,子弹穿过我的身体。剧痛迅速蔓延,我低头

看着殷红的鲜血从身上的弹孔中涌出,而意识也逐渐开始模糊。在失去知觉前的

几分钟里,我看到那个蒙面人对美女拳打脚踢,随后把她的衣服扯烂,从身上掏

出了一大把的绳子,?熟的打了一个反手缚。



? ???美女原本就丰满的胸部,被缠胸而过的绳子束起来,显得更加的巨大,让我

意外的是,那位美女礼服下面居然是不着片缕的真空状态,莫不是她和这个老头

……在捆到美女下半身时,蒙面人特意打了几个结,恰到好处的卡在了她的阴户

和肛门上。



? ???蒙面人绑好后,退了几步欣赏自己的作品,似乎很是满意,接着随意的轻轻

动一下腹部附近的绳索,可仅仅是这样轻微的动作已经使美女发出了努力克制的

低吟。我很想抬手去帮一帮她,可是却发现自己什麽都做不了……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
? ???「他怎麽样了?」



? ???「读数显示他现在应该醒了,老大。」



? ???熟悉的疲惫感再次到来,我深吸一口气,一股消毒水味窜进肺里,呛得我一

阵咳嗽。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赤身裸体,被绑在一张拘束椅上,身上插满电极

之类的东西。打量一下四周,这张椅子位於一间大约十平米的房间正中,房间里

除了天花板上的灯以外一无所有。



? ???「还没好吗?」



? ???「好了,可以跟他说话了,我把他转过来。」



? ???随着说话声,拘束椅开始转向我身后的墙,这时我才发现我身后的墙上有一

块巨大的玻璃,从玻璃有些发青来推测,应该是很厚的钢化玻璃。玻璃后面的桌

子上摆着几台从没见过的仪器,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正在忙碌着,而一名脸上有

胎记男子手里拿着麦克风,正在看着我。



? ???「喂~喂~冷雪,能听到我讲话吗?」



? ???我点了点头:「你是谁?这是哪儿?」



? ???胎记男子似乎很满意的笑了笑,说:「很好,我叫傅默,『闪回』计画的负

责人。」



? ???「这跟我有什麽关系?『闪回』计画是什麽东西?」



? ???「这个嘛,我尽量简单的给你介绍一下吧。科学研究发现,人的大脑存在着

短期记忆,比如你拨打广告上的电话,电话打完,号码就忘了,这就属於短期记

忆,一般存在时间为半分钟到一分钟。但人在临死前的记忆可以保存更长时间,

特别是非正常死亡,由於死前的脑部活动处於高度亢奋状态,就是通常所说的恐

惧,这段时间的记忆更加深刻,在脑部完全停止活动之后,这部分记忆甚至可以

保存超过三分钟。」



? ???我还是不明白他究竟想说什麽:「可我还是不明白这跟我有什麽关系?」



? ???傅默摆摆手,「别急,听我慢慢说。我们员警部门的技术可以从没有停止活

动的大脑中读取记忆,但是从停止活动的大脑中读取就比较麻烦,必须先用模拟

脑电波将大脑细胞启动,然后才能读取。因此,我们需要一个活体大脑来制造模

拟脑电波。但是这有个前提,就是活体大脑的脑电波必须和对方处在同一波动区

间。」



? ???我有点明白了。「我猜猜,我的大脑正好符合你们的需要。」



? ???傅默弹了个响指:「正确。我们在你审判前的身体检查中发现,你的脑电波

的波动区间非常大,这意味着你可以和大多数人的大脑产生类似共鸣的活动。所

以我们向国家安全局申请,把你的死刑改为死缓,同时为这个实验工作,而你什

麽都不用做,只要醒着就可以。」



? ???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别人的记忆,胸前被子弹击中的地方仍然疼痛。我苦笑

了一下:「我可以跟我的律师探讨一下吗?」



? ???傅默干笑了一下,转身离开,一边走一边说:「今天的实验很成功,等下一

次机会到来的时候,你就正式开始工作。说不定有一天,你会拥有你的律师的。」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
? ???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小房间里,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。我呆坐在椅子上,盯

着那块玻璃,直到傅默再次出现。



? ???「准备好了吗?」



? ???「时刻准备着。」我恹恹地回答。



? ???傅默笑了:「很高兴看到你还有幽默感。这次你将启动一位大地产商的大脑。

他今天上午在自己家里被人杀害,一同遇害的还有他22岁的女儿,呃……死得不

怎麽体面。这位商人的死因是利器砍伤导致失血过多,这意味着他死前的记忆时

间非常的长,甚至长到可以看清罪犯的相貌。所以这次你要加把劲了。」



? ???我还是恹恹地回答:「今天我想请假,下次吧。」



? ???傅默说:「好的,开始。」



? ???一阵尖锐的电子噪音刺激着我的神经,一片黑暗笼罩了我,仿佛跌入了一个

无底的深渊。



? ???随着一阵清风,淡淡的植物香气钻进我的鼻孔。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拿

着一把铲子,在给一棵蔬菜培土,看上去是一株黄瓜。



? ???这又是谁的记忆?这时我—确切的说是「他」—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。看起

来这是一个小花园,只不过种的都是蔬菜,我只认出了黄瓜和茄子。在这个农业

完全机械化的时代,很难想像还有人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来种庄稼。

? ?

? ???这时,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:「爸爸,歇会吧,该吃午饭了。」



? ???我回过头,看见身后的房子里走出一位年轻姑娘,长得不算很美丽,但是很

可爱,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运动裙,洋溢着青春气息。



? ???姑娘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,接着转为极度的惊恐。她抬起手指向我的身后,

尖叫着:「天哪,爸爸,小心身后!」



? ???我回头,发现身后不知什麽时候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大汉,真的是大汉,

身高大概有一米九,四肢强壮,肌肉鼓得仿佛要爆炸一样,而他的手里,拿着一

把闪亮的砍刀。我注意到他的手腕上纹着「丽馨」两个字,是他爱人的名字?



? ???「是你!!你什麽时候……」看来这段记忆的主人认识他。



? ???「梅亮鑫,我早说过你要血债血偿,今天你的报应到了!」



? ???说着,他举起砍刀向我砍来,我抬手想要阻挡,结果却是半截手臂随着刀光

落地。我发出了一声又长又响的惨叫,而他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,一刀接一刀的

向我砍来,我拼命挣扎着想逃跑,却被他追上,砍倒在房子门口,身上的血喷涌

而出,很快地上就汪起了一个小小的血泊。



? ???姑娘被吓傻了,瘫坐在地上不能出声,眼睛里的惊恐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他一把揪住姑娘的头发,回头对我说话,很奇怪,他居然是哭着说的。



? ???「梅亮鑫,你还记得我吧?当年你要建别墅区,要占我家的地。一亩地才给

三百块钱!三百!!我们不同意,你居然雇佣黑社会,趁夜闯进我家,把我的父

母拖出来吊在树上毒打,还把我的妹妹丽馨活活轮奸致死,你知道吗!她肚里的

是我才三个月孩子!十六岁的年纪就一尸两命了!我的父母也因为伤势过重,当

晚就死了。我因为参加同学的婚礼没回家,侥幸逃过一劫。事后你还派人到处寻

找我的下落,想要斩草除根,幸亏我的几个死党把我转移到了泰国,才躲过你的

追杀。」



? ???他停了下来,深吸几口气。再开口的时候,已经没有了哭腔,取而代之的是

一副阴森森的腔调。



? ???「在泰国我拜一位前拳王为师,他本来不肯收我,我在他门前跪了整整五天!

这才打动了他。这几年来我每天苦练十二个小时的泰拳,在私下的比赛中连续击

败了六位现役拳王,师父才同意我出师。」



? ???他又停了停,伸手指了指外面,「你坏事做尽,所以平时都豢养大批的保镖。

可是你觉得区区那五十个废物就能保你平安?现在他们全都跟你一样躺在外面。

不过不用急,你马上就要去陪他们了。至於你的女儿。」他晃了晃姑娘的头,姑

娘尖叫了起来,他抬手一拳打在姑娘的脸上,几颗牙齿飞了出去,尖叫立即变成

了含混的呻吟。



? ???「至於你的女儿,我要让她感受一下当年你们对丽馨做过的事,虽然我只有

一个人,但是我必将加倍还给你们!」



? ???说完,他开始撕扯姑娘的衣服。运动裙很结实,他不得不用刀割开。当他去

拽姑娘的内衣的时候,姑娘有点清醒了,开始用力抵抗,用手不断抓他的手,脚

也不停的蹬着。



? ???而他的方式很简单,一把抓住姑娘的手腕,另一只手抓住姑娘的上臂,只听

「喀嚓」一声,胳膊被硬生生折断。姑娘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,双眼翻白,昏了

过去。他回头对我说:「不知道你还能活几分钟,趁最后这点时间欣赏一部活春

宫吧,算我送你的送行礼物。」说完,他直接用刀隔断姑娘内衣的系带,一双白

晃晃的巨乳就这样裸露在了我面前,他用力的抓着那双巨乳,抓到都变形了。

? ?

? ???「你个老东西,这是你第一次看你女儿的身体吧?哈哈!你看这双奶子,都

没动它,乳头都已经起来了,真他妈的淫荡!」又用力揉了几下。转身去扒姑娘

的内裤,随着他俐落的挑开内裤,姑娘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。仔细看内裤上

也有几点水迹。



? ???「哈哈,你看你这骚货女儿,我才捏了她奶子两下,就出了那麽多的水了,

真是个贱货啊!」他毫不留情的把手指插了进去。



? ???「咦,还真看不出来,有着那麽淫荡肉体的骚货,居然还是个处,我赚大发

了,哈哈!」他把随手就把姑娘翻了个身,在沙发上拿个靠枕,垫在姑娘的腹下,

让臀部微微翘起。

? ?

? ???「看我不干死你这只母狗!」他连衣服都没脱,直接拉开裤链,掏出自己乌

黑粗大的阳物,就这麽插了进去,那个姑娘的第一次没有得到丝毫的怜惜,只有

野蛮粗暴的抽插。



? ???「妈的,这小骚货还则真他妈紧,夹断老子了,操,他妈的!」边插边把巴

掌招呼在了姑娘的臀部。



? ???「操,这真是个好逼,你看几掌下去,水立马多了,还特别紧,爽!」他好

像故意炫耀似的,每次抽插都让春袋拍打到了姑娘的阴阜上,「啪。啪。啪」不

绝于耳,姑娘下体流出的水也明显更多了,水中还夹着丝丝的鲜血,粉红粉红的

煞是可爱。



? ???「梅亮鑫,你好好看着,别眨眼,这点都比不上你们对丽馨的十分之一,不

对,百分之一。」他恶狠狠的对我说,「我可怜的丽馨。」他说话并没有让他身

下的动作迟缓半分。「我要日死你,你个贱人你怎麽下得了手,丽馨是一个怀孕

三个月的孕妇啊,我可怜的丽馨,我那从没见过这个世界的孩子,你怎麽做得出

那样的事情,今天我也要把女儿活活干死!」



? ???他怀里的姑娘好像终於缓过气了,声嘶力竭的吼道:「就冲着你这乱伦,孩

子就算出来也不会有幸福!」



? ???他双手紧紧抓着姑娘的臀部,上面满满都是红的紫的抓痕,「母狗你知道麽!

丽馨死於流产后大出血,她都被弄到流产出血不止了,你哪位好爸爸都没有放过

她,一直轮奸到生命的最后一刻!那麽……你这只被你爸养了二十几年的母狗,

我也要在你的肚子里干个天翻地覆!」他抱起姑娘,像哄小孩子撒尿那样抱着,

边插边走向我。



? ???「小母狗你不是说我和丽馨乱伦得到不幸福吗?我今天偏偏让你性福一把!

哈哈,你这只老狗,年纪一大把了,看个活春宫,阳物居然都不安分,来来来,

我让你临死前开个荤,尝下你的小母狗处女穴的味道。」他把我的裤子褪了褪,

掏出我的阳物,原来我的尺寸也不小。



? ???「老狗,看来你很迫不及待要插你女儿嘛,涨得那麽大,可惜啊,你女儿的

处女膜已经被我破了,要是你还能射出来,我倒是不介意你在她处女子宫里射到

怀孕。」他一边说,一边把那个姑娘放了下来,让她骑在我的腰上,我的阳物尽

数没入姑娘的下体。



? ???他不停的晃动姑娘的身子,真的好紧啊,下半身传来一阵快感,「哈哈爽吧,

我要让你就算是死也要背上个乱伦的名。」什麽乱伦不乱伦的和我有什麽关系,

我只是一段脑电波。但是这段记忆的主人真的憋得好难受。我感同身受地体验着

他的感觉。他根本抵不住处女穴的紧致,一股浓精就这样射向了姑娘的子宫。

「哈哈,我就知道你忍不住……哈哈,好一对乱伦的父女狗啊,看你们还说我乱

伦,哈哈……」



? ???我想说点什麽,但是体力仿佛都随着鲜血流失了,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,最

终,滑入一片黑暗。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
? ???当黑暗消失以后,我又回到了那个房间里。身上的剧痛让我看了看我的胳膊,

还好,该在的都在。



? ???傅默的声音响起:「冷雪,你感觉怎麽样?」



? ???我有气无力的回答:「一句脏话可以概括。」



? ???傅默尴尬了一下,说:「好吧,你这次的工作非常成功,我们从被害人的大

脑中成功复原了死前十六分钟的记忆,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。而且现在我们知道

了罪犯是谁,就可以发布通缉令。『闪回』系统一定会大获成功,我们一定可以

更有效的打击犯罪!」



? ???「那个姑娘怎麽样了?」我问。



? ???傅默顿了一下,说:「这个真的很难形容,我只能说她死前一定遭受了极其

惨无人道的虐待。别想那麽多了。对了,我今天跟上级提了关於你立功减刑的事,

虽然没什麽结果,不过看起来上面的态度已经松动了,继续努力吧。」



? ???「哦。」



? ???傅默转身离开,房间里又剩下我一个人。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
? ???时间默默的流逝,我试图靠数心跳来计时,但是很快就放弃了。在这个盒子

一样的小房间里,我只能无奈地等待。



? ???不知道又过了多久,傅默又出现了。



? ???「嗨,冷雪,今天感觉怎麽样?」



? ???「我很愿意跟你交换一下。」



? ???「哈哈,以后吧。告诉你一个消息,我们把『闪回』系统做了一个改进,这

次不是把你送进别人的大脑,而是把别人的记忆投射到你的大脑里。这样你就是

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别人的世界。而且这个改进可以大大延长闪回的时间,

预计可以达到半小时以上,你就可以留意到更多的细节。」



? ???我对此毫无兴趣,看一个人惨死在你面前,这可不是什麽令人愉悦的事。



? ???傅默还在说着:「这是改进后第一次实验,这次你需要进入一位女性的记忆。

她是一位着名美籍华人演员,昨晚被发现被人杀死在酒店房间里。由於是外国人,

美国领事馆已经正式照会我国外交部门,要求我们必须抓到凶手,所以这次就全

看你的了。不过换个角度想想,她可是世界最美女人排行榜前十的美女,和她一

起过夜应该是很愉快的。」



? ???「躺在血泊里的美女。」我嘟哝了一句。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
? ???熟悉的黑暗又来了,不过这次不是把我推进黑暗,而是好像要把黑暗塞进我

的脑子里。这感觉大概持续了一分钟,周围的环境变了。



? ???我置身在一间豪华的房间里,房间里的装饰只能用「美仑美奂」来形容。纯

白的水晶吊灯下面,是名贵的波斯风格的手工地毯。窗边是紫色流苏的窗帘,窗

下是深红的真皮长沙发,摆放着绣有阿拉伯绘画的靠垫。离沙发有一点距离,是

一个小吧台,里面的酒我不认识,但是以我以前在石器厂工作过的经验来看,吧

台的桌面是纯天然大理石,而且是整块打磨的。吧台旁边是餐厅,一台长桌,六

把软椅,椅子上的皮毛看起来像狐狸。桌子上摆着两座纯金烛台,还有一个橙色

的水晶花瓶,单说橙色的整块水晶,这个花瓶就价格不菲。



? ???这一次,我的身体随我的心意动了起来。我伸手去拿花瓶,手却穿过了花瓶。

哦,原来我在这个世界里是幽灵一样的存在,只许看,不许摸。我自嘲地笑了一

下。走到窗边,想看看外面是哪里。



? ???就在这时,门开了,一位美女走了进来。原来是她,最近最火的《星球大战》

系列电影第十五部的女主角。她穿着一袭淡黄色的晚礼服,不露背的那种,不过

胸前从锁骨到肚脐,开了一条缝,正好把两颗丰满的半球露了出来,这可比全裸

更诱人。而她的手里正捧着一大束玫瑰,红的、白的、黄的都有,看来是路上遇

到了很多粉丝。



? ???一进门,她就把手里的花向角落里一甩,最后重重的坐在沙发上,从小巧的

手袋里掏出一支烟,点燃后深吸一口,吐出几个烟圈。



? ???「一群臭男人,老娘才稍微露点肉,你们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。」她一脸的

鄙夷,「以为老娘能看上你们这种货色?真是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葱了。」



? ???她抬起手,白嫩的小手上,戴着一枚漂亮的戒指,戒指上的宝石流光溢彩,

竟看不出是什麽材质的。



? ???「哼,这个富N代王XX倒还有点意思,这月岩中找到的宝石真对得起它的价

格。不过想让我去当他旗下的主播?哼,这点价钱还不够!」



? ???这时,响起几声敲门声。她起身开门,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白西装的男人,手

里拿着一瓶……路易王妃?据说这酒一瓶够普通小百姓一年的生活了。



? ???不过美女可没被这瓶酒打动,她冷冷地说:「是你?你来干什麽?」



? ???男人笑了笑,晃晃手里的酒瓶说:「新片首映大获成功,男主角和女一号难

道不应该一起庆祝一下吗?」说着就要进屋。



? ???美女「哼」了一声,说:「不好意思,我累了,不想庆祝什麽,你走吧。」

随手就要关门。男人见状,一闪身,抢先进了房间,美女见他已经进来,只能无

奈地在他身后把门关上。



? ???男人迳自走向吧台,取出两只高脚杯,斟满酒后递给美女,美女面无表情的

接过来,回头放在了沙发边的小桌上。然后冷淡地说:「有什麽话快说吧,我要

休息了。」



? ???男人嬉皮笑脸地凑上来:「良辰美景,醇酒佳人,此刻无声胜有声啊。」说

着伸手去搂美女的肩膀。美女眉毛一竖,一把将男人的手拍开,站起身来厉声说:

「卜志修,你放尊重点。」



? ???男人脸色迅速的变了一下,仍然嬉皮笑脸地说:「别这麽冷淡嘛,春宵一刻

值千金,人生得意须尽欢嘛。」他搜肠刮肚地想词,又说:「我可是仰慕你很久

了,如果能在你这朵花下死,那才真是做鬼也风流啊。」说着又伸手去摸美女的

脸。



? ???美女大怒,一巴掌扇在男人脸上:「卜志修,你别给脸不要脸!谁跟你春宵?

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麽德行?我就是眼睛瞎了都不会跟你有什麽关系的,马上给

我滚!!」



? ???男人吃了一记耳光,再也克制不住怒气,把手里的酒杯一摔,回手一巴掌,

美女躲闪不及,着实吃了一记狠的,她立足不稳,踉跄着倒在沙发上,美丽的脸

蛋上迅速红肿了一片。



? ???男人气急败坏地说:「臭婊子,跟老子装什麽清纯玉女?你以为我不知道你

是什麽货色?这些年你陪过多少制片人?跟多少投资商上过床?跟多少导演有一

腿?还他妈看不起我?不就是因为我名气不响,背景不深吗?妈的,你又哪里比

我强?」



? ???他一把揪住美女的头发往卧室里拖,美女拼命挣扎着,用力打着男人的手,

双腿也不停地踢打着,但是都没有什麽效果。男人把美女往床上一扔,美女马上

挣扎着扑向床头的电话,想打电话求救。但是男人的动作更快,抓住美女的脚踝

将她拽了回来。紧接着翻身骑在美女身上,一把扯断电话线,把美女的双手强行

举过头顶,用电话线绑在了镏金的床栏上。



? ???「还他妈说我不要脸!还他妈不跟我春宵!老子今天还就吃定你了,我倒要

看看你有多要脸!」说着,他抓住晚礼服的前襟,「嘶拉」一声,将本来就开了

缝的礼服一撕两半。美女顿时尖叫起来:「来人啊!!救命啊!」



? ???男人劈头就是一个耳光:「叫什麽叫?你忘了你住的是豪华套房?隔音好着

呢,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!」说着,他的眼睛落在了礼服下面那具美丽

的身体上,纤细合度。「啧啧,国民女神居然真空上阵,连他妈内裤都没穿,还

好意思说我不要脸?连妓女出门都知道穿条内裤,你他妈连妓女都不如,臭婊子!

居然还敢看不起我?」



? ???男人越说越怒,对着美女左右开弓,又是几个重重的耳光。美女被打得昏昏

沈沈,失去了抵抗的力量。



? ???男人想了想,狞笑着说:「你说你这淫贱的样子如果被你那群粉丝看到,他

们会不会都忍不住掏出大阳物招呼你啊?」就掏出自己的手机,把美女摆成各种

搔首弄姿的姿势,哢哢的就是几十张相片,这些照片无一例外都露出了美女那国

色天香的面孔和曼妙的身体。



? ???拍完照,重新将美女的双手用电话线捆好后。扬扬手机,嚣张的说:「国民

女神,你看你自己这个贱样,啧啧,来你看看,你自己看看,下面都黑成什麽样

了?你接过的客没一千也有八百了吧?这年头最敬业的鸡都没你接的客多吧,哈

哈!不过你奶子真的挺大的,就是看着这手感没少动刀子吧?哈哈,你说我要是

用力捏会不会捏爆啊?到时候真的就是爆乳,哈哈!」



? ???美女慢慢清醒过,睁眼一看就是自己眯着眼,手指擦到蜜穴,一脸享受的照

片。双手被紧紧地捆绑住了,根本挣扎不得。



? ???「臭婊子,你看这张。」男人手机上又换了一张,这张是自己跪在地上双手

捧着男人黑得发亮的阳物到了小口中,细细的含着。美女大惊失色,愤怒地叫着:

「卜志修,你无耻!」



? ???「咦,你不喜欢?别急,还有。」男人再换了一张,这张是美女低着头,双

手抱着巨大的双乳,中间的乳沟深不见底,乳沟中还夹着那根阳物。



? ???「当然还有这样的!」新的照片是自己从后面掰开菊穴,仿佛邀请着看照片

的人插进去,以解自己的饥渴。这样的照片要是流落出去了,自己真的就不用做

人。至於事业什麽的。更加不用提了吧。美女边看边气得全身发抖。



? ???「你这骚货,看自己淫照都看得那麽激动。来,看我给你表演个一杆入洞。」

照片里那根黑得发亮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妹子的阳物,就真的整根插到了美女那还

没怎麽湿润的下体中,他仰头吐出一口长气:「哦,爽!没想到你这万人骑的骚

货,下面居然还能这麽紧!说!是不是练了什麽妖法啊,迷得全国上下都真当你

女神了!」



? ???美女的额头皱成了个小小小的川形,明显在忍耐没有湿润的情况下那硕大的

阳物带来的不适。



? ???「哈哈,上面的小嘴说不要,下面的小嘴倒是挺诚实的,刚还有点干,连插

都没插几下,现在就出那麽多水了!」男人得意的笑道。



? ???「小贱人,哥哥我插得你舒服吧?哈,你说你刚刚要是顺从点,也不用吃那

麽多巴掌,你情我愿,花前月下,喝点小酒,你依我侬的多好啊。」身材健硕的

男人趴在雪白纤细的美女身上不停的耸动着,强壮和纤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美

女硕大的乳房被挤压得完全没了平时的高耸坚挺。在迎送的时候,男人还时不时

的用力咬着淡粉色的乳头,而双手则捧着美女的盆骨,每一次都顶到了美女的最

深处。



? ???「哈哈,骚货,你看你都被我擦到口水直流了,是不是太久没有人能满足你

这骚逼啦,没事,你一个电话,哥哥我肯定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的。」美女从来

没有人那样对她是那麽的凶猛。唾液顺着嘴角向下滑落到巨乳上,男人张嘴就把

那几滴口水全部卷入口中。



? ???「骚货,来,翻个身,哥哥我带你上天堂。」说罢,就想把阳物拔了出来,可

是美女的子宫已经把阳物含得死死的,居然连拔都拔不出来,「哈哈,你这骚货,

第一次吃到那麽厉害的美味吧,小嘴居然吃到不肯松口。也罢,那就不拔啦。」

男人直接把美女抱着翻了个身,身体里的阳物也跟着旋转了一周,刺激得美女子

宫整个收缩,涌出了一大股的水,浇到了男人的阳物上。



? ???「哈哈,骚货,爽吧,美得你都都喷了,以后还不乖乖听哥的话,哥要插你

的时候就乖乖张开大腿翘起屁股让哥好好插你,包你爽翻天。」男人不紧不慢的

继续享受着美女那美得让人晕眩的肉体。



? ???美女全身因为男人带来的激情和刺激,全身泛起了粉粉嫩嫩的红色,让男人

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励。速度比之前又快了几分。男人捧着盆骨的手劲也大力了

很多,肉体和肉体之间的啪啪声在整个房间回荡。



? ???忽然男人停止不动了,美女明显有些莫名其妙,她不知道为什麽男人在这个

自己马上准备高潮的时候干吗停止不动,过了似乎好久好久,美人实在忍不住下

体的空虚难过,就开始自己尝试着耸动着臀部,慢慢的套弄着阳物。



? ???「哈哈,我刚刚不动其实是想如果你能忍住,我今天就放过你了,可惜啦,

骚货,你那群粉丝没有看到你现在用骚穴给男人主动服务的样子,比母狗还要母

狗啊。」男人的抽插速度比刚刚更加快了。



? ???「我估计刚刚就算我要你舔我脚趾你都会舔的吧。」男人继续羞辱着身下这

个贵为国民女神的美人。



? ???「操,不行了,太他妈的会吸了,骚货,我要射到你子宫里,让你给我生个

儿子,到时候就我和你儿子一起天天插死你。」男人在射出最后的子孙后,瘫软

地倒在美女身上。半晌,他爬起身,解开美女手上的电话线,又在美女丰满的胸

部揉捏了半天,狠狠的咬了一口,「今天没怀孕不要紧,我会天天插你,每天插

你的子宫,插到你怀孕为止,不要忘了,你的照片还在我手里。要是还想当你的

国民女神就乖乖的给我天天插,擦到你上天去,哈哈!」



? ???慢慢的穿好衣服,准备向外走去。在他身后,被放开的美女摸索着从枕头下

摸出一只无线电话,看起来是客房电话的分机。她颤抖的手指按着总机的号码,

没想到刚按了一下,电话里就传来了响亮的按键声。男人听到声音,迅速地回过

头来,发现美女在打电话,马上几步跑到美女面前,一把抢过电话扔在地上,然

后对美女又是一阵殴打。



? ???「臭婊子,吃的苦还不够多是吧?还敢打电话?我干你是看得起你,你他妈

的居然还想整我?」



? ???美女的眼睛里射出仇恨混合愤怒的目光,咬牙切齿的说:「卜志修,我不会

放过你的,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,生不如死!!我今天受的羞辱,我一定会百

倍千倍的还给你!!」



? ???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,愚蠢的女人,如今你的命都在人家手里,乖乖顺从他,

以后有的是机会报复,可你这麽恶毒地威胁他,难怪他要杀你了。



? ???果然,男人目露凶光,恶狠狠地骂道:「臭婊子,不就是又接了一个男人吗?

居然想把我往死里整?我他妈先整死你!!」说着,一把掐住美女的脖子,用力

之大,以至於手指的关节都发白了,美女呼吸被阻断,不停地用手抓挠着男人的

手,但是男人丝毫没有松劲,几十秒过后,美女双眼突出,舌头伸了出来,身体

也逐渐瘫软。随着一声轻微的「喀」,气管终於断了,美女一阵抽搐,彻底不动

了。


上一篇:偷内裤的刺激!!

下一篇:淫奴教师

站点申明:本站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