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淫妻交换 > 不要欺负老实人欺负就操你娘仨

不要欺负老实人欺负就操你娘仨

收藏本站方法 永久收藏本站 215sa.com

??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的山坳里,天上的白云像一团棉花在空中飘来飘去,庄

稼地里,金黄色的玉米连着一片,高粱红着脸低下了羞涩的头,像一个大姑娘在

山风中轻轻摇坠,大豆摇摇摆摆互相碰撞,在风中沙沙回响,田地里的庄家演绎

着大自然的秋天美景



在山坳的羊肠小径上,一辆小毛驴车悠闲的走着,车上坐着一个40多岁的

壮汉,此时的壮汉紧锁着眉头,嘴里吧嗒吧嗒抽着旱烟,秋色美景也带不走他那

忧愁的心情。



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东村的刘老憨,刘老憨生性老实、憨厚,全村公认的好

人。后经人介绍去年取了西村的一个寡妇,当回想起结婚当天,刘老憨现在愁楚

的脸上流出了甜美的笑容。



结婚当天,因为村子小也就20多户人家,除去孩子和外出打工的没有几个

人,草草的办了两桌酒席,酒席散后,刘老憨破无急耐地抱着新媳妇就要上炕,

好结束自己40多年的光棍生涯。进屋后把媳妇放到炕上,然后用粗糙的双手扒

光了她的衣服,又快速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光了。



寡妇用颤抖的声音说:「把门关上,叫人看到不好。」



刘老憨一步窜过去关上门,回过头像一头老虎扑向了小鹿。已经40多年没

碰过女人了,现在被这样一个女人勾引着,刘老憨这老光棍那受得了。刘老憨越

想越亢奋,心中欲火就越火热,单身这麽多年,突然受到如此强烈的勾引,全身

血管汾张得几乎就要爆烈,胯间阳物胀得青筋爆突,鹅蛋大的龟头也不住地弹跳

着。



刘老憨上炕后看到,媳妇胸前一对大乳房,比刚刚从蒸笼里拿出的馒头还要

饱满,令人相当眼馋。更销魂的是,一双修长而健康的粗壮大腿,倍添野性的诱

惑。但最要命的还是那阴毛密布下体的小穴,又红又嫩。



? ? 看到这些刘老憨呼吸骤然停止,一颗心几乎要跳出他的胸腔!他深深吸口气,

睁着一双大双眼注视着,看着他最憧憬向往的地方。



这时新媳妇轻轻叫了一声,并羞涩地说道﹕「你自己看看你那东酉,硬梆梆

的,整条东西青筋暴现,好吓人哦!」



? ? 同时双臂舒展张开,把刘老憨环抱着倒在自己赤裸裸的肉体上,然后把手伸

到他的胯间,捉住他的大阳物塞进了自己的淫穴中。



刘老憨的阳具插进淫穴后,那积压了40多年的欲望,一下子像火山喷发一

样喷射而出,插进去一下没抽动就把精液射了出来。



刘老憨尴尬抽出软下来的阳具,看着淌出精液的淫穴说道:「媳妇,我伸手

摸摸可以吗?」



新媳妇地低声说道﹕「要轻一点哦!你粗糙的手可不比那东西,小心会弄痛

我的。」



? ? 说话的同时,手握住刘老憨的阳具慢慢的搓动着,在双重的刺激下,刘老憨

的阳具再一次勃起,掰开新媳妇的大腿,把大阳具又一次深深的插进了媳妇的淫

穴里。这一夜刘老憨反反复复做了6次,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新媳妇。



自从娶到媳妇后,刘老憨成天乐的合不上嘴,对媳妇那是百依百顺,叫撵狗

从不打鸡。刘老憨这种为令是从的性格,就养成媳妇专横跋扈一手遮天的独权。



? ?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刘老憨的媳妇更是得寸进尺,对刘老憨不是打就是骂,

刘老憨是个老实人,一不会打人二不会骂人,被打、被骂气的是脑门红筋暴起,

满脸通红。



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回了一句:「操你娘仨。」



刘老憨的岳母家就仨个人,岳父早年病逝,就岳母加刘老憨的媳妇和小姨子

三口人过日子。小姨子已结婚嫁到了镇上,因家庭贫穷在公公家常被歧视,一赌

气撇下孩子又回到了西村,要是不接我我就不回去。刘老憨知道小姨子也在家,

和媳妇打架也不会骂人,就随嘴流出了「操你娘仨」这句话。



骂完这句话后,刘老憨的媳妇闹的就更厉害了,边打边推搡着刘老憨边说道:

「去、去,现在就去,你要是不去你就没长篮子,你要是不敢去就不是你妈升的,

你爸揍的。」



刘老憨听后就更来气了,到院里套上毛驴车就出了门,赶着车奔西村而去,

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。



刘老憨赶着车到岳母家,看到岳母在院子里搓着苞米,小姨子正在打扫院子。

岳母抬头看到姑爷来了就问道:「姑爷今天怎麽有时间来串门,我闺女呢?」



刘老憨回答道:「你闺女在家看家呢,叫我套车来接你,晚上去镇上去看大

戏,说都是你喜欢看的。」



岳母听后说到:「不去了,我都这麽大岁数了,就不给你俩添麻烦了,你俩

的一片孝心我知了。」



刘老憨一听就有点急了,马上说道:「那可不行,你闺女的脾气你也不是不

知道,我要是不把你老接去,就你那闺女还能叫我进家门?非得给我骂出来不可,

去吧,看完戏我再把您老给送回来。」



刘老憨岳母想想也是,就那暴躁闺女什麽事都能做出来,非得难为姑爷不可。

就说道:「好吧你等着,我去换换衣服,跟你去。」



刘老憨看到岳母去屋内换衣服,回身走到小姨子身后,伸手摸了下小姨子屁

股。小姨子正在猫腰扫地,吓的一下子蹦的老高,回头骂道:「你这召千刀的瞎

摸啥?小心我告诉我姐,叫她收拾你。」



刘老憨听到也没说啥,又问道:「娃他老姨想没想俺?」



小姨子马上说道:「想你了咋地,你敢吗?我姐要是知道,不会把你撕了

呀?」



刘老憨说道:「先不说你姐,如果妈命令你给我,你给吗?」



小姨子想都没想就说道:「俺听娘的,娘要是同意,我就给你。」



这时岳母换完衣服走了出来,告诉小姨子看好家。



对着刘老憨说道:「走吧,赶车慢点的。」



刘老憨赶着车就出了院门,向东村方向走去,刚走出100来米,刘老憨急

停住车说道:「刚才出来急,忘了一件事,你闺女叫我带一辩蒜回去,说家里的

蒜没了,千万别忘了。真叫我给忘了,要是没带回去,你闺女又要急眼了。」



岳母一听,说道:「行,我在这里等你,你回去取,蒜在东屋外墙上挂着呢!

快去快回。」



刘老憨听后,下了驴车就往岳母家跑去。进院后也没去取蒜,直奔小姨子抱

去,小姨子吓的东屋西屋来回的跑。



岳母在车上左等也不回来,右等也不回来就有点着急了。在车上站起身子手

搭凉棚向家望去,看到姑爷和小闺女在院子里来回追逐。就想到,这闺女也太不

懂事了,你姐夫要一辩蒜怎麽都不给?



就在车上喊道:「老闺女,给你姐夫一遍。听到了没,给你姐夫一遍。」



刘老憨的小姨子一听,母亲都同意给一遍了,回头向屋内跑去。进屋跑到炕

上等着刘老憨,刘老憨进屋三下五除二就把小姨子的裤子扒了下来,同时也退下

了自己的裤子,站到地上就把小姨子拉到炕沿边上,掰开大腿这一看真是应了过

去那句老话。



月亮弯弯挂树梢



小俩口结婚头一招



掰开大腿这一看



砍刀馒头来一刀



看到白白的淫穴,刘老憨的大阳具已高高的挺起,为了抓紧时间也顾不得怜

香惜玉了,刘老憨手握着大阳具掰开小姨子淫穴,后腰一挺,整根的阳具就进入

了小姨子的体内。



? ? 小姨子疼的眼泪刷的淌了下来,同时骂到:「死鬼你就不能慢点呀,我下面

还没出水水那。」



刘老憨那能听进这些,巨大的阳具在小姨子体内快速的抽动着。随着刘老憨

剧烈的抽动,小姨子的快感也随之到来,淫荡的喊声也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喊

了出来。



听到小姨子的呻吟声,刘老憨的抽动也随之加快,硕大的龟头感觉到有一股

热水在浇灌着,不消片刻就雨收云散,刘老憨的大肉棒在小姨子体内一阵剧震,

剧烈地射出了阳精。



射出精液后刘老憨迅速抽出阳具,提着裤子就往外跑,边跑边记者裤腰带,

跑到东屋外墙摘了一辩蒜就往院外跑去。就听到小姨子在屋内骂道:「死鬼你

要去投生呀?射的这麽快,跑的那麽急。」



刘老憨也管不了这些了,一溜小跑跑到驴车前,坐上车就吹赶毛驴往东村奔

去。回忆刚才的快感,岳母问了他好几句,刘老憨都没有听到。岳母以为老闺女

没给大蒜难为大姑爷,大姑爷不乐意,问了几句没回答就也没再问。



刘老憨逐渐从梦镜中回到现实,想到计画已经成功一半了,抽着旱烟想着下

一步的实施计画,想着想着就有了下一步的计画。



驴车上刘老憨吹赶着驴车,行进中突然刘老憨大头朝下跩了下去,倒地后双

脚不挺的抽搐。



? ? 岳母吓了一跳,蹦下驴车就来到大姑爷身前。拍打着大姑爷喊道:「大姑爷

你这是咋了?好端端怎麽从车上掉下来了?」



刘老憨慢慢睁开双眼,看着岳母说:「妈,自从我和你大闺女结婚后,我就

撂下了一个病,每天这个时候要不行男女之事,我命休矣。看了很多大夫,都说

我这病是绝症没药可治。要想保命,每天这个时候就要行男女之事就没事了。」



刘老憨岳母一听就哭了,想到大闺女命也太苦了。嫁头一家成了寡妇,嫁了

这家又要成寡妇呀!无论如何也要救我这个姑爷,就是我这老脸不要,也不能叫

我大闺女再成寡妇。



刘老憨岳母低下头轻轻问道:「大姑爷你看这里也没有其他女人,看看我能

救你吗?」



刘老憨一听心里就乐开了花,目的达到了。面无表情地轻轻点头说道:「只

要是女人就行。」



刘老憨岳母顾不了许多了,脱下裤子就躺到了道边,劈开双腿就喊道:「大

姑爷快,我来救你。」



刘老憨听到后,颤抖的站起身体向岳母走去,边走边往下脱着裤子,边脱着

裤子边看着岳母的下体,看到岳母的黑木耳就想到老人说的老话太对了,真还是

应了那句老话。



月亮弯弯照炕沿



老两口结婚60多年



掰开大腿这一看



荞面饺子没捏严



刘老憨也不管黑白了,握着阳具趴在岳母身上就插了进去。



话说两头,刘老憨媳妇在家做完农务,左眼睛直跳。想到刘老憨出去有半天

功夫了,怎麽还没回来,不要出啥事?



越想心越慌,心说不行我得去看看,刘老憨别做出傻事来。拿好钥匙锁好门就朝

西村走去,临走时顺手抄起了一根棍子,想到刘老憨你要是对我家里人不敬,看

我不狠狠的打你。



出村后刚走一里多地,就看到自家的毛驴车在道边停着,就加快了脚步。来

到跟前就看见道边有两个人,一上一下翻云密布行着男女之事,上面是自己的老

公,下面竟是自己的母亲。脑门火往上涌,举起棍子就往刘老憨的后腰砸去,这

时正赶上刘老憨屁股往高抬,刘老憨屁股受疼后又往下落,就这样一抬一打、一

打一落,每一次受疼刘老憨的阳具都深深到底。



这样反反复复底下刘老憨岳母可受不了了,说道:「大姑爷你这那是接老娘

看大戏,就是你俩定大计呀,你抽出来她又打进去呀!你俩可要了老娘的命了。」



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件事是家丑又不可外扬,刘老憨和媳妇又不能离婚,这

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通过这件事,刘老憨媳妇再也不专横跋扈了,对刘老憨百依

百顺,俩人恩恩爱爱走向了更幸福的前程。




上一篇:《鸭鸭俱乐部》之性爱无限篇

下一篇:我干了邻居的老婆

站点申明:本站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