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都市激情 > 不得不换2

不得不换2

收藏本站方法 永久收藏本站 215sa.com

小乔笑着说道:「快把你的肉茎插到我桃源洞去吧 」啊强故忌慢吞的捏着弄着小乔急了,她催促道:「我的肉洞痒死了,快来吧」啊强捏着她的玉乳道:「小乔,你发骚了。你的肉洞为什麽会痒呢 我们现在是研究生理呀 你何必这麽紧张呢,慢慢也来不迟呀 」小乔道:「哎呀你又在说便宜话。你想吊我的胃口?冤家,你这样的作弄我,我就要咬死你了。」小乔说完之后,果然狠狠在啊强肩头上咬了一下。她的身体不停的扭摆,肉洞痕痒难忍。听见啊强叫了一声。啊强叫道:「痛死我了,你为什麽咬我呢?」小乔道:「你为什麽作弄我呀?弄得我周身骚了起来,你又不把肉茎插到我的洞里去,所以就要咬你。」小乔说过之后,立即用手去拉男人的肉茎。



不拉犹可,一拉,他的肉茎竟软了下来。小乔大吃一惊,说道:「你的东西怎麽软了呀 」啊强道:「你为什麽咬我,你一咬我就软了嘛 」小乔说道:「唉呀冤家,我以后不敢咬你了,请你硬硬吧,哎呀 我难过死了,假加你不硬,我可就要跳楼了。」

这时的小乔终於连眼泪都流出来了,小乔急道:「哎呀你害得我好惨呀」啊强见她的态度,也好可怜。而他的痛也过了。望着小乔裸体扭动,乳房摇曳,他的东西马上又硬了,当他的东西触到小乔的下体时,她立刻知道了。她大喜的说道:「哎呀 好了,你的东西终於又硬了,可以插我了,快把你的东西插到我的洞去吧」这时,啊强也不好再作弄她了。忙把那东西对着她的肉洞说道:「好了,我开始强奸你了,但你千万不可咬我,否则那东西会再次软的。」

小乔道:「我不咬你了。你不用强奸,我等着你奸哩 」啊强道:「不咬就好了。」小乔道:「快插进去吧 快」小乔说罢,又用手去垃他的东西,同时把两腿张开来。她的肉洞便大大的张开了。啊强 一稍用力,他的东西一插而入,听到吱的一声,整条巨棒就很顺利的插入小乔的肉洞去了。小乔叫了起来:「哔 入进去了」啊强道:「好吗?」小乔道:「好太好了,你的又大又长,快顶到我子宫去了,雪 好过瘾哦 」

啊强笑着说道:「你的小屄也不错呀」小乔道:「我先生的东西还没有你一半大,那能插得我过瘾,哎呀,太舒服了」啊强因为自己的东西太大,大得她太太顶不住,一插进太太的阴道就叫痛,所以每一次和他太太性交,插了一半,就停住了。

往往不能尽兴。现在就大大的不同,大肉茎遇到了大肉洞,挥洒自如十分过瘾。所以啊强也说道:「过瘾,实在好过瘾,你的肉洞大小正适台我的肉茎,好舒服」啊强一下下的抽插着。这也许是许久以来,他未尝过这样好的滋味。他静静享受,不停的猛烈干着。小乔被他插得,又舒服又过瘾。她嘴里不停淫声浪叫。阴道乐淫液浪汁横溢。



啊强感到特别痛快。他以前插他太太,从来没有过插得她阴水直流。他听到小乔的叫声,抽插得更狠了。她便把屁股住上迎,迎凑着肉茎。啊强也跟着往下送。这时小乔货在太舒服了。大龟头在小桃源洞里,不停进出,把一个浪穴插得是淫水直流不止。穴口上的两片阴唇,也随着大肉茎进进出出不住地煽动着。穴里的嫩肉也向外直翻。



小乔的心里也痒了。人也快软了,身体就像要飘起来一样。一阵阵地打冷颤。啊强一见她快到了,也叫出声来了。他知道她快要泄了。就猛顶了几下,连根插到小乔的穴里。突然,小乔发狠了,用力的把嫩穴,狠很的一夹。啊强惑到巨棒好像被咬住似的,一阵特别的舒畅,涌向自己的全身。啊强的全身酥麻,屁股沟里,好像触电一样。大龟头上,一阵热烫。龟头上的马眼一张,滋的一声,就射出了一股热热浓精,又黏又烫。全都射在小乔的穴心上了。



小乔也在同时把耻部一挺,穴心用力一吮。她的全身, 是发抖。穴心上一阵奇酥怪痒,传遍速了全身。穴里也泄出了白液,两人足足纠缠了四十五分钟,才在同一时间泄身了。



小乔全身软绵绵无力了。啊强也有些飘飘荡荡了,他气喘如牛地压在她的身上,一动也不动。小乔也娇喘嘘嘘的,躺在床上不动,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

小乔觉得,全身都处在舒畅和疲乏之中。肉洞里,已是十分舒畅了。好半天,他们才恢复过来。小乔伸手在啊强脸上摸了一把,笑道:「啊强哥,你真会干,弄得我舒服死了 」啊强笑着说道:「你还满意吧」小乔道:「当然满意,如不满意我就不会这麽累了。」啊强道:「你的肉洞又大又深,我们是半近八两的。」小乔道:「我也喜欢你的大肉茎,好粗好长顶得我心花怒放。」啊强道:「其实你做我老婆才适合呢 」小乔道:「可是偏偏就不是。」啊强紧紧把她搂在怀里。不一会,地们便相拥着睡着了。



且说小华和啊敏。这一晚他们在百乐门戏院看戏,看到十二点。这晚所演的的戏,正是『猪八戒大闹盘丝洞』。啊敏和小华看得十分过瘾。可惜他们不是两夫妻,否则,必定大大庆祝一番。



因此,他们各怀心事。因为每天晚上都听到各人床第之间的事,他们就无奈地对望苦笑。但他们也不敢说什麽,一直到散场,两人才一起回家。



回家之后,各人都睡着了。这一层楼,是分开两截的。前一截就是小华,和啊强两家后一截是其他三房客住。全楼都是小华包租的。因此小华和啊强两人在前座。



小华一行到房门口,即听到一阵十分刺耳的声音。是女人被男人奸淫时发出声音。这种声音,啊敏也听到了。她觉察到这声音是由她房出来的,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起来了。为什座自己房中有这种声音呢?



这明明是男女交台的声响。劈劈拍拍的肉与肉接触,和滋滋的淫水声,以及吱吱的床板活动声,还有雪雪的过瘾之声。



啊敏听得不禁无名火冒三丈,她想立即冲进房去看个究竟。她正要踏进房间里的时候,小华立即拉住她。



他细声对她说:「啊敏,何必性急呢?不如回到我房间去听听是谁吧,或者问问我太太就知道了。」啊敏认为小华说得合理。她就同小华走进他的房间去。她踏入房门就叫道:「周太太 周太太 」谁知她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。这时她大吃惊,立即去开灯,电灯亮了之后,果捻不见小乔,小华也感到奇怪。



为什麽不见小乔呢?他们两人正在犹豫之间,隔房有一个女人说话了。 听她呻叫着说道:「啊 啊强哥,你真行,你的话儿不但又长又大,还很硬哩插进我洞里好舒服哦 」接着又是床板吱吱之声,不断地响着,接着又是气喘嘘嘘之声,和插穴时的滋滋之声。

一会儿,又听到:「哎呀你的肉茎插得我舒服死了 雪 快活死了,好男人,你把我插到天亮好了 」「哎呀这些声音,不正是小乔的声音吗?」小华说道。他和啊敏都听得傻住了。俩人你望我,我望你。啊敏立即感到很离过,知道自己丈夫和小乔正在偷欢。她面对着小华,不禁脸红了起来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

两人都窘极了。一会儿,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坐到床边上。但就在这时,又听到了啊强在说话,他说道:「小乔,你这个肉洞真好,我可以放心横冲直撞,不像我太太那样,稍一用力就又哭又叫的。你的淫水这麽多,一定好过瘾吧」小乔道:「我从来没有这麽舒服过,他的东西太小了。」啊强道:「我也是这样,自从结婚后,每插到一半,她就叫痛,不知道她的小屄为什麽生得那麽细小。」

小乔道:「我先生的肉茎还不是一样,插到我里面一点感觉都没有。」啊强道:「对了,我有办法。」小乔道:「什座办法?」啊强道:「就是不知他们愿不愿意?」小乔道:「说说看嘛」啊强道:「不如我和小华商量,两家交换太太来玩吧。我睡他的太太,他睡我的太太。小乔,这办法你赞成吗?」小乔道:「妙极了,如果能这样就太好了。」啊强道:「就是怕小华不肯。」

淑真道:「就是她不赞成,我也要偷偷和你来。」停了一会儿,小乔又说道:「不知啊敏会妒嫉吗?」啊强道:「我跟她说说看」小乔道:「如果行,这样一来,你太太也不用辛苦,而能享受到乐趣了。等他们回来之后,我提出向他们说明。」这样的话,小华和啊敏都听得清清楚楚。小华不由得感到十分有趣。他望望啊敏,谁知道啊敏哔然一声,倒在床上哭起来了。



这把小华弄得莫明其妙起来。他不知所措,低声道:「你哭什麽呀 他们的话你不是听到了吗?哭有什麽用。我们还是想办法对付他们吧」啊敏道:「他们已经做出来了,我们还有什麽办法呢?」

小华想了一会,他灵机一动,心里想道:何不乘机同啊敏做起那事呢?一来可以试试啊敏的滋味,二来,也是报复的行动呀於是他对啊敏说道:「其实他们所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。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大码之物,而我们封是细小之物,巨大对巨大,细小对细小,也是合理之事。」啊敏沈吟不语,小华也知到,即使啊敏不愿意,也不会出丑的。因为已经有她们两个先做了。

小华想到这里,就大忙起来了。因为这时的啊敏已经伏在床上了。小华就乘机睡在她身边,他伸出手轻轻的抱着她,安慰她道:「啊敏,你何必伤心呢,既然他们可以做得出,我们也可以做,你的意思怎样?」小华说过之后,更加把.啊敏抱得紧紧的。这时的.啊敏联想到小华这番话,才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在小华的怀抱中。她感到甚难为情,羞得不敢看小华一眼。



但她一想,自己丈夫的肉茎实在太长,不能适合自己的肉洞,同时又听到他们在说小华的东西小。如果交换做爱,也是个好办法。不过啊敏是个正经的女人,对这事是不便开口的。歪曲她又是没有什麽意见的。当下,啊敏惟有不出声,连动也不敢动。



枉财见啊敏不言,知道她是怕羞,他就再进一步,去把啊敏身体各处摸了起来。接着,小华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。然后又去搂着啊敏,抚摸她的乳房。在她耳边轻轻道:「他们玩得那麽高兴,我们也来试试吧看我们是不是比较配合一点。」

啊敏一听小华的话,羞得无地自容。她偶而望了他一眼,见他全身赤条条的抱着自己,不由心中一震荡。像这种行为,她从来未曾做过的,所以她不觉失声叫了起了。随即又道:「周先生,这多难为情,怎麽可以呢?」小华道:「怕什麽?他们都已经做了。我们就试试吧」

啊敏道:「不太好吧 」小华道:「起来吧,我替你脱衣服」啊敏听小华要为自己脱衣服,心中不禁惊慌起来。她不知所措,忙用手掩若玉乳。但小华一动手时,她的全身都酥麻了,好任由小华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脱去。不一会儿,小华已将她的外衣脱下了,剩三角裤。可是这时啊敏用手拉住裤头,不让小华再脱了。

她说道:「周先生,不要了嘛 」小华在啊敏耳边说道:「我好爱你呀 你给我吧」啊敏粉面通红地说道:「如此丑怪的事,怎做得出来呀 」小华道:「有什麽不可以呢?来吧,乖乖 」小华又去脱她的三角裤,但还是被她阻止了。



小华无可奈何, 好用力在三角裤脚一拉。 闻嘶一声,她的三角裤就破了一边。余下的一边很容易就拉开了。这时啊敏的肉洞就可全部见到了。 见啊敏又是「唉呀」一声,把头伏在他的胸前,不敢看他了。她的心直在跳功着。



这时小华紧紧抱着她,一直在抚摸着她的乳房。小华道:「啊敏,我来插你了,你仰起身子吧」啊敏娇软无力的说道:「我怕,你的东西长不长呢?」她真的十分害怕害怕大肉茎。她已经被丈夫粗硬的大阳具弄怕了。

小华温柔地搂住她轻声说道:「不,不会的,你用手摸摸就知道了。」说着拉着她的手,放住自己的肉茎上。啊敏用手去摸他的肉茎,轻轻捏了一下。见他的肉茎,十分坚硬,竟如铁棒似的。但是就不及丈夫的粗大,啊敏的心里登时踏实了许多,她即刻摆正了姿势,把两条大腿左右张开。这时她已不再畏羞了。她的两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身体。



小华立即给她一个甜吻,随即用手玩弄她的乳房。捏弄着她的风流洞,感到洞里已湿润润了。这时.啊敏被弄得全身酥软了。她说道:「哎呀,不要再玩我了。痒得要命了。我的那里宜在难过极了,你要弄,就快把你的肉棒插进去吧」小华闻言,就把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。而啊敏也用手去拉他的肉棒,带到自己的阴道口。他把龟头在洞口磨了几下,小屄中随即流了淫水出来。

小华稍稍用力,把肉棒一顶,就进去了。啊敏觉得十分舒服,并无痛苦的感觉。她就大叫起来道:「唉呀 好快活哩 为什麽你弄我不会痛呢?真的是十分舒服哩」小华道:「好了 这就真的太好了」小华也是从来没有一次过瘾的。现在可就不同了,她的肉洞和他的肉棒合得来,所以感到很过瘾。他见.啊敏发出淫语浪声,他也十分高兴。他挺起了大肉棒,不断出出入入,啊敏的小屄被地插得滋滋作响。



小华狠狠地插着女人的阴穴。那根肉棒越顶越硬,好像要插死她才甘心似的。啊敏的穴里感到好充实,但不会像啊强插她时那麽痛苦。她的小穴里胀胀的,每一下都顶在穴心子上。她原来那痒的地方,被他一顶就不再痒了,反而穴心子上,舒舒坦坦的。如果他的肉棒不用力顶,阴道里反而又会痒了。

小华一阵狂抽猛插,女人小穴中的浪水又流出来了。啊敏一边挨插,一边想着:原来性交是这麽舒服呀 是自己的丈夫的肉棒太,所以就 有痛苦而没有快感。要知道做爱是这麽好,早就该和小华偷情了。



两人快乐得不断发出淫声浪语,这些淫声浪语淫传到邻房。啊强和小乔知道小华和啊敏在隔室干开了。俩人高兴地庆幸计划成功了。小乔不由哈哈笑道:「啊强,我们成功了 我们可以继续经常在一起开心了 」

啊强也乐得紧搂住小乔。他说道:「是呀我们有好日子了。」小乔道:「你的太太和我的先生在玩得多开心,他们也舒服死了。」

啊强道:「他们是一对配合的货色。我也为也们惑到高兴,从今以后,我的太太也得到欢乐了。」小乔这时高声叫道:「啊敏,你们玩得开心吗?」啊敏回答道:「好呀 舒服死了」小乔道:「这你应该感谢我才对。」啊敏道:「感谢你什麽呀?」

小乔道:「感谢我借一个老公给你呀 」啊敏道:「哼 是你先抢走我的先生呀」小乔道:「所以你就夺走我先生,是吗?」啊敏道:「这是公平交易嘛 哎呀 雪雪 我太妙了 你老公玩得我好舒服哦 」小乔道:「我也好过瘾哩你先生的大肉棒插死我了 」啊敏道:「小乔,你老公也很会弄的哩」她们淫声浪语的互相嘌应着。

过了一会,忽然见到小乔和啊强两人赤身裸体地推门走了进来。小乔哈哈大笑道:「痛快吧你们两个东西,也这般快乐舒畅吗?我们是来观战的。」

啊敏忽然见自己的丈夫来了,不由险红了起来,说道:「阿鹏,我对你不住。但这是小华叫我给他弄的。本来是不关我事的,你可别怪我 」啊强笑道:「没关系的,我也弄他的太太呢」啊强说完之后、就和小乔一起坐在床沿看自己的太太和小华交媾。这时小乔和啊强都是赤条条的。她和他也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。

看了一会儿之后,见小华喘着气说道:「哎呀 我要出精了 」啊敏道「哎呀 我也快乐了死了,你暂时停下来吧」他们说过之后,已是喘着气,动弹不得。小乔大笑道:「你们也太不中用了,还不到一小时,就无能为力了」而啊强这时阳具已笔直,他说道:「小乔,我的阳具又坚硬了,你躺下来,再给我弄一弄吧 」

小乔闻言大喜道:「可以呀你真有本领,这麽快就又硬起来了。我是任你插不厌的,我们就在这里干一次给他们看吧」小乔说完之后,马上睡到床上,粉腿高高抬起。小华和啊敏见了此情形,便马上坐起来,看他们两件巨形的东西在大战。



见啊强的东西果然粗大,好像铁棍似的。而小乔睡在床上,一个洞口露了出来。啊敏看了大叫道:「哎呀小乔,你的小屄好大好深呀。你张开来好像大洞似的,难怪你不怕我先生的大肉棒呢 」

这时啊强压在小乔身上,挺着又粗又硬的肉棒插下去。听见『滋』的一声,整条大肉棒尽根没入。小乔叫道:「好 快活 妙极了,」啊敏看得春心大动,也说道:「财哥,我们也来吧」此时,两个男人,两个女人,同在一张床,大战不休,干得死去活来。



自从这个晚上之后,这两对夫妇不时地互相交换着做爱,以方便寻欢作乐,他们共同生活在一起,过着十分美满的生活......


上一篇:时装模特儿

下一篇:巷内插人事件

站点申明:本站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